推理小说常见的诡计和模式

所谓叙述性诡计,是作者利用文章结构或文字技巧,把某些事实刻意地对读者隐瞒或误导,直到最后才揭露出真相,让读者感受难以形容的惊愕感。那些被隐瞒的真相并不一定是甚么“凶手的名字”和“行凶的动机”,也可能只是“凶手的真正性别”,“被害者的真正职业”等等,甚至故事描写的可能不是“罪案”而是其它事情,虽然较常见的还是以杀人事件为主题的故事。

举个例子来说:某故事的主线是描写凶手计划杀害一名叫小玲的少女,从凶手步署、实行、直到少女侥幸被救起的详细过程,全部丝毫不漏的呈现在读者眼前,可是,正当读者为少女的获救而松一口气的时侯,作者在全文的最后一段才揭露出原来“凶手”便是小玲本人,所有的“谋杀计划”也只不过是少女的“自杀行为”。

一般的推理小说,重点总是放在“谁是凶手”或“怎样犯案”等情节上,虽然谜团的设计各有不同,难易的程度也各异,但整体来说,读者的推理进程基本与故事中的侦探同步,然而,以叙述性诡计为主的推理小说,作者于字里行间安排伏线欺骗读者,把真相巧妙地隐藏起来,诡计并非甚么凶手为了逃避侦探的追查而出现,也并不是与读者毫无关连的设计,那是作者与读者之间一场真正的对决,而即使读者果然被骗倒的话,还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把故事重新再读一遍,那也是一种独特的享受哩。 


然而,以叙述性诡计为主的推理小说还是有其先天性的缺点。首先,由于诡计重点并不在于案情推理,所以有部份作品的故事编排较为平铺直叙,读起来可能会稍觉沉闷,或许在到达终点之前,便早已错误地把它看成是一部无聊的劣等作品而丢掉。其次,由于诡计的性质特殊,一般来说“叙述性诡计的使用”本身也是一项不能让读者预先知道的秘密,所以对于这类型小说的推介,也存在一定的障碍,因此要在书海中找到这类佳作还真困难,唯一的例外,便可能只有日本新本格派作家“折原一”的小说,会公然说明了诡计的使用,那是因为他早已把叙述性诡计运用得出神入化,即使让读者事先知道也完全不会减低阅读的乐趣。 


虽然现在仍然有少部分推理作家和读者,认为叙述性诡计并非本格推理的正道,但从“折原一”于1994年发表的作品《沉默的教室》获得了第四十八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赏这个事实看来,叙述性诡计的存在价值还是在日本推理界被大众所认同,而实际上也有一些著名作家,偶尔会在他们的作品群中出其不意地加上一部叙述性诡计推理小说,让我们感到无限惊喜啊。

何谓“暴风雪山庄”模式?


所谓的暴风雪山庄模式,是指互相认识或不认识的一群人,聚集于一座建筑物之内,接着由于各种原因,在一段较长时间内与外界隔绝,非但各人无法进出,甚至也无法与其它人取得联系,然后,在这期间发生许多事件(多是连续杀人事件),而凶手就在众人中,而侦探就多在这个特殊环境中、在**无法介入的情形下,进行有限度的搜查、推理和破案。

什么是比拟杀人?


比拟杀人,是指模仿某诗歌词赋、童话故事、古书文献、甚至其他小说的故事内容而进行的杀人事件,当然,那些内容可以是真正存在的,也可以是作者虚拟的。欧美最著名的模拟杀人推理小说当然要算是范达因的《主教杀人事件》和克里斯蒂的《无人生还》,而日本方面还有横沟正史的《恶魔的手球歌》。

推理小说常用的毒药

诡计的类

江户川乱步曾经尝试把各种诡计分门别类,最后归纳为以下列举的九大类型: 


  1. 关於凶手(或受害人)人身的诡计 (包括伪装、一人二役、二人一役)。

  2. 凶手出入现场的诡计 (包括密室行凶)。
  3. 关於行凶时间的诡计 (包括不在现场证明、时刻表诡计)。 

  4. 关於凶器和毒药的诡计 

  5. 人或物件消失的诡计 

  6. 其他的各种诡计 

  7. 暗号记法的种类 (包括死前留言)
  8. 异常的动机 

  9. 巧妙的犯罪和线索 


在清凉院流水小说《Joker》中,也写出了一个诡计列表如下:

  1. 不可思议现像 

  2. 连续杀人 

  3. 远隔杀人
  4. 密室杀人 (包括无足迹杀人) 

  5. 暗号 / 字谜 / 杀人预告
  6. 日记,遗书
  7. 模仿杀人 

  8. 无头尸体 

  9. 作中作诡计
  10. 不在现场证明 

  11. 尸体装饰 (包括尸体消失)
  12. 尸体交换 

  13. 意外的凶手(包括便乘杀人、侦探/凶手身份互换) 

  14. 意外的动机 (包括交换杀人) 

  15. 意外的人际关系 

  16. 失去的环 

  17. 误导 (包括行凶顺序 
·死前留言 

  18. 物理性诡计(包括机械、镜的使用)
  19. 叙述性诡计 

  20. 人物诡计(性别,多重身份)
  21. 动物诡计 

  22. 双生儿诡计 

  23. 生理性诡计(包括色盲、惯用手的诡计) 


几个重要的讲义以及其简单内容 


密室讲义--约翰·迪克森·卡尔《三口棺材》 


不在场证明讲义--有栖川有栖《魔镜》 


童谣讲义--绫辻行人《雾越邸杀人》 


暴风雪山庄讲义--绫辻行人《雾越邸杀人》


毒杀讲义--约翰·迪克森·卡尔《绿胶囊之谜》

评论:

打印/导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