魔幻版|第2—SSZG章

第一章 家族魔咒

第二章 山脉觉醒

收拾好心情,周烨坐上了前往西藏的飞机。米林机场,是位于林芝地区的飞机场,也是西藏地区离喜马拉雅山脉最近的机场。刚下飞机的周烨立马感到周围温度降了下来,但体内突然生出一股暖流传遍全身化解了寒意。“看来这病变也不一定都是坏处啊,至少现在的我不怕冷了,哈哈”周烨如是想到,不过随即便打消了这个念头,毕竟有随时都可能癌变的怪异细胞在体内谁都会觉得不自在。“快拦住他,他是小偷。” 正在拿行李的周烨突然听见身后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,不由回头一看,岂料刚转过头便看见一个黑影迎面撞来,周烨来不及反应便砰的一下,连人带行李被撞倒在地,还没等周烨缓过劲儿来,又是一个黑影压了上来,同时还伴着一个粗犷的声音:“让你偷东西,我压死你”。本来就不好受的周烨听见这话急忙大叫道:“不行了,不行了,压死人了,快起开啊”。

“哦呵呵,对不住啊小兄弟。”大汉似乎才意识到身下不止一个人。

这时一个女人和两名警察赶了过来,“警察同志,就是他偷了我的东西”,看着警察拉起小偷,周烨长舒了口气,正准备说说那大汉,突然一抹清香让他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。 “对不起,这位大叔是帮我抓小偷才压到了你,你……没事吧?”珠落玉盘般的声音让周烨感到浑身舒爽,后者便改口道:“没事儿,小意思,这算啥,嘿嘿。”说着还举着手臂,鼓了鼓丁点儿大的肱二头肌,看的少女一阵娇笑。

“小姐,既然你的东西已经找到了,那我们就带他走了”一位警察说道。

听到这,周烨不由得想打量一下撞他的小偷,可惜的是他刚好被带走只留下一个背影。不过,细心的周烨还是发现在这小偷的耳后隐隐地有一块不是很大的黑点。 “哇,这么大一颗痣啊!”

不知道是凑巧还是什么原因,两人同时冒出这么一句话,不过周烨是在心里说的并且针对的是那小偷,而少女说的则是周烨了。“不好意思,害得你衣服都破了,不过,这么大的痣我还是第一次见到。”少女的轻声细语让周烨不好多说什么而且他还要赶时间,于是便敷衍道:“没事,这是胎记,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,再见”。看着远去的周烨,少女的嘴角微微一翘:“呵呵,胎记吗……”。 喜马拉雅山脉,未知山洞。

“就这儿吧,感觉也没那么多时间了。”周烨摸了摸胸口,自他进入喜马拉雅山脉范围后,越深入黑斑扩散的越大,体内也越热,这让他心里不安起来。整理好后,周烨便犯难了,因为父亲留给他的信中根本就没提到该怎么应对病变,苦思冥想了半天之后愣是一点儿头绪都没摸着。也许是找了那么久筋疲力尽了,又或者是想的太费脑了,不知不觉中周烨就睡着了,还做了一个梦,梦中他处在一个大火炉里,烤得他口干舌燥的。然而他不知道的是,在山洞百米之外一个高大的身影正向他这里走来……

随着时间的流逝,周烨仿佛沉浸在了梦中,而他的身体也发生了变化。胸前的黑斑正在慢慢地扩散,他周围的温度也越来越高,空气因高温而变得扭曲,周围长年不化的积雪也开始逐渐融化,但处在中央的周烨仿佛一点感觉也没有并且还显得十分安逸。

“吼!”突然一声吼叫传来,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洞口,若是周烨此刻看见的话定会大吃一惊,因为这个身材高大的家伙正是传说中的喜马拉雅雪怪。此刻这雪怪显得十分烦躁不安,本来今天它正在巡视自己的领地,突然一阵热浪袭来,这让天生就不喜欢热度的雪怪恼怒至极,于是便顶着温度找了过来。而身为当事人的周烨却浑然不知,依旧在梦中无法自拔。 嘭!一块半人高的岩石在距离周烨不到一米的地方破碎了,看见周烨安然无恙雪怪显得更加暴躁,但中心的温度让它踌躇不前,气得它捶胸顿足好不愤怒,随即只见它举起宽大的手掌猛地一挥,嗖!一支锋利的冰锥带着破风声向周烨激射而去。

此刻周烨脸上的笑容愈发显得安逸,但其身上的黑斑已经扩散了大半个胸膛,但对激射而来的冰锥却浑然不知。

叮!一股能量波在周烨面前荡开,雪怪这才发现在周烨附近有一层透明的护罩。而周烨安逸的笑容仿佛是对雪怪的挑衅,这让它很是不满,于是它愤怒地举起双手,顷刻间形成了一支更大更凝实的冰锥。“吼!”似是为了助长气势,雪怪一声大吼之后用力的将冰锥扔向了周烨,显然弄出这冰锥也费了它一些力气。

正当雪怪满以为胜利之时,异变突起,周烨身上的黑斑骤然扩大,一下便覆盖了全身,其四周的能量猛地收缩,便见黑斑蠕动一片片黑的发亮的鳞片遍布周烨上身。怎么回事?难道癌细胞病变,觉醒失败了?且不说此事,因为巨大的冰锥正飞速向周烨射来,轰~!这一次雪怪似乎满意了,那个挑战它威严的家伙终于受到了惩罚——被轰进了洞壁,看着冰锥的方向满是烟尘,雪怪似乎很满意自己的成果,准备待烟雾散开看看这粉身碎骨的家伙。

“哼哼,就这么点儿手段吗?那你可就惨了”一个带着邪气的声音打断了雪怪的得意。

烟雾散尽,此时的周烨一具黑金甲,两只撕风爪,周身邪祟气,万物皆藏匿。惊的雪怪顿生逃遁之意,但其身为首领的骄傲瞬间就阻止了这种念头。可就在这一瞬,魔化的周烨动了,冲着雪怪就是一记挖心抓。雪怪没想到这家伙一出手就是要命的招式,但其反应也不慢,不仅侧身躲过了这一击,还趁势反击想用血盆大口将这黑爪一口咬断。周烨岂能如它意,腰身一扭一记肘击就冲雪怪头颅砸去,雪怪变招不及,硬抗了这一下,但其皮糙肉厚这记肘击显然作用不大。却激起了雪怪的愤怒,只见它仰天长啸,四周寒气顷刻间将其笼罩,没多久一具冰晶寒甲便覆于其身,还挑衅的看着周烨。 “呵呵,这才有意思,那就给你玩个大的。”魔化周烨舔了舔嘴唇。

随即两手翻转、合十,一颗巨大的黑色能量球便出现,但魔化周烨似乎并不急着将其打出,嘴还不断念咒,就见黑球由脸盆那么大慢慢地缩到足球大小,但威势却在逐渐增加。这下雪怪耐不住了,因为面前的这颗黑球让它感到危险,源自生物本能的危机感让它不顾一切的冲了过去,凭着皮糙肉厚和冰晶寒甲的双重护甲,它决定,奋力一搏! 面对冲过来的雪怪,周烨仍不紧不慢的压缩着黑球,但从其额头上的细汗看出他也不轻松,雪怪的拳头越来越近,周烨似乎也要到达极限,两者到底孰强孰弱?!“轰,吼,啊”三种声音同时发出,雪怪最终还是击中了被压缩到拳头大小的黑球,能量球爆炸产生的风暴将一人一怪掀飞,雪怪被吹的飞出洞外不知生死,周烨被刮到墙上撞晕了过去。四周好像又回归平静,突然一阵沙沙沙的声音响起,一道若隐若现的黑影出现在洞口……

评论:

打印/导出